实在难以盖全

2018-09-09 15:51

如今,赏石艺术作为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新兴文化,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大众的积极参与,成果有目共睹。为了使中国赏石在艺术上获得应有的地位,建立自己的理论体系势在必行。任何一种艺术形式的发展都离不开理论的支持和引领,自然也少不了必要的理论纷争,对一些问题的不同看法,只要有意义,争论比不争论对赏石的发展更具有积极性,比如“赏石是不是发现艺术”这样的话题,通过有关发现艺术与艺术发现的比较,不管结论如何,我认为都可以促使关心中国赏石前景的人们更加关注石文化的发展,这也是我写此文的本意。

赏石的艺术价值无法估量,与艺术家创作完全不同。天价奇石作为赏石的巅峰之作,不仅在艺术上无法复制,价值上同样不具备可比性。在我看来,艺术上可谓上帝的杰作,价值上理应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”。艺术发现必然导致价值发现,而发现艺术只是带有发现行为的某种属性而已。因此,与其说赏石是发现艺术,不如说赏石是艺术发现的对象更切合实际。

赏石的形象具有不可改变性。以天价奇石最大的母体大漠石为例,因地火熔岩一形定终身,易怪难奇,如遇大奇之象,见者皆识,完全不需要艺术的眼光,“岁月”是这样,“雏鸡”也是这样。据此看来,赏石是发现艺术似乎言之有理,问题在于赏石是可以用来观赏、收藏的综合石种的代名词,如果坚持赏石就是发现艺术的说法,实在难以盖全。